谁还记得那些“X女郎”?

时间:2020-06-19 08:38:09 来源: 编辑:
  提到“x女郎”,你会立马想到什么?兔女郎,邦女郎,还是……  放置在国内的文化娱乐语境中,大概逃不了“谋女郎”“星女郎”等由

  提到“x女郎”,你会立马想到什么?兔女郎,邦女郎,还是……

  放置在国内的文化娱乐语境中,大概逃不了“谋女郎”“星女郎”等由大导演及其作品所带出来的那一批女演员们。

  就在前不久,韩延执导的新片《送你一朵小花》宣布在青岛开机,除了主演易烊千玺令人关注之外,女主刘浩存这个相对陌生的名字也引发了不少观众的好奇心。事实上,这位出生于2000年的女演员,正是新一任“谋女郎”——其于2017年签约张艺谋工作室,接连出演了《一秒钟》和《悬崖之上》,只是因为这两部影片都未上映,因而还不具备知名度。

  巧的是,今天开播的电视剧《暮白首》,主演之一张慧雯正是上一任在大众视野里亮相的“谋女郎”——2014年,其因出演张艺谋电影《归来》出道。

  另一边,在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中,张雨绮和黄圣依的出现也让“星女郎”再次引发热议。直言自己也是歌手的黄圣依,演艺生涯里的第一次献唱,正是《功夫》的插曲;而在舞台上顺拐的张雨绮,拍sir猜想,她第一次和星爷见面时跳的舞,应该不会是这种style。

  话说回来,包括我们常说的“晶女郎”,“龙女郎”,以及“冯女郎”,已然成了影视圈的独特现象。不可否认,借着大导演们的声望以及作品,她们一出道就获得了令人艳羡的曝光度,且很长一段时间内,这都是围绕在她们身上的谈资。

  只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如果说,搭上“x女郎”这艘大船,能让她们在出发时更便捷,那么,此后的一路还是得靠自己迎风踏浪。

  不难发现,这么些年过去了,“x女郎”们有的活成了面子,有的练出了里子,有的好似消失于众。而如今,在新人演员辈出,更新换代更为频繁的移动互联网一代,成为“x女郎”其背后的造星效应似乎也有所下降。

  不过,说到底,若以武林作比,甭管师出何门,要想在武林立足,重要的还是看个人的武功。

  五大“X女郎”概览

  其实在影视领域内,“x女郎”的称呼最早可见于《007》系列电影,那一个个和詹姆斯·邦德搭戏的女演员,或是性感迷人,或是聪慧过人,使得“邦女郎”们成了这一系列电影里面最为吸睛的角色。

  而在国内,“谋女郎”应该是被媒体最早运用的一个群体称呼,用以指代张艺谋电影里所启用的新人女演员,同时,谋女郎也是这其中最具关注度和话题度的一群人。

  1987年,张艺谋推出了他的导演处女作《红高粱》,作为女主角九儿的扮演者,彼时还在中戏上学的巩俐因此以演员的身份,正式迈入电影圈,并且此后一连主演了《菊豆》《秋菊打官司》《活着》等多部张艺谋执导的影片。

▲巩俐《红高粱》剧照

  可以说,经过一部部作品的历练,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巩俐逐渐成了国内影坛封神的存在,此外,她也是最早成功进军国际的女演员。值得一提的是,在戏外,她也和张艺谋上演了一场爱恨纠葛,直至1995年分手之后,他们的银幕合作也暂时停止。

  接替巩俐的是章子怡。1998年,张艺谋正在筹备新作《我的父亲母亲》,因为一个米酒广告看中了她。同样是中戏毕业,眉眼中还和巩俐有几分相似,就连扮演的“村姑”角色都有点撞型,因而,当时的媒体,称章子怡为“小巩俐”。

  年轻时把野心写在脸上的章子怡,自然不会甘心落于人后。在这之后她又凭借《卧虎藏龙》中的表现进一步打开知名度。敢打敢拼,就怕不出名,章子怡多年后活成了“国际章”,而巩俐则成了“巩皇”,她们俩人也成了“谋女郎”言之必及的典范。

▲章子怡《我的父亲母亲》

  2000年,进入新千年之际,张艺谋的创作也进入了新的时期。在那一年,他有一部新电影叫做《幸福时光》——在他的作品序列里不常被提及。但正是在那一年,他开始了海选“谋女郎”,不仅仅在主要的几大艺校挑选,而是放眼于各大城市。

  最终脱颖而出的是董洁。不过,在当年春晚和谢霆锋一起亮相的董洁,已经是小有知名度,不能算是全素人。值得一提的是,张艺谋的现任妻子陈婷,当年也正是《幸福时光》海选时候的应聘者。话说回来,董洁的“谋女郎”标签相对不被人熟知,是因为她也打破了此前张艺谋对她们“不要演电视剧”的忠告,出演了《金粉世家》而被大众认可。

▲董洁《幸福时光》

  2006年的《满城尽带黄金甲》是张艺谋和巩俐时隔多年后再次合作,同时也推出了另一位新人女演员,李曼——由张艺谋团队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从近6万人的海选中敲定。

  2010年,在商业大片中厮杀了十来年的张艺谋,终于又拍起了文艺爱情片《山楂树之恋》。为了挑选理想中的“静秋”,这次张艺谋团队则是走了二十几座城市的各大高校、艺校,最终定下了“一张白纸”的周冬雨。

▲李曼、周冬雨

  这个在形象上和此前谋女郎们截然不同的新人,在当时可没少被嘲,尤其是第二年随着《金陵十三钗》的上映,风情万种的玉墨让倪妮一夜成名,前后两任谋女郎的对比在当时是观众们津津乐道的事。

  最近一次在大众亮相的新任“谋女郎”则是张慧雯。2014年,随着《归来》的上映,彼时刚刚从北舞毕业,在片中国饰演女二丹丹的她也由此走进了影视圈。

  总而言之,在演艺圈,虽说谋女郎们各不相同,但总有些相似的点。比如,都有一张“电影脸”,而这并不是每个女演员都具备的外在条件。这点可能也得多亏张艺谋多年的摄影经验,总能快速地判断,以骨相来选人。此外,她们大多舞艺过人,如章子怡、周冬雨、张慧雯,包括还未真正亮相的刘浩存,都有一定的舞蹈功底;或者是符合当时角色的要求,比如倪妮所饰演的玉墨,就是既会说南京话,又能讲英语。

▲倪妮《金陵十三钗》

  相对而言,“星女郎”则属于后来在大陆语境内被赋予称号的一个群体,以示和他合作过的女主角们。其概念被真正热炒,其实源于《功夫》时期。

  2003年,周星驰正在筹备他的新作《功夫》,这是他和吴孟达分道扬镳之后的第一部作品,也是其转战内地市场,完全启用新人演员的第一部作品,因而进行了一场对于女主角的选拔。

  当时正值北京非典爆发,从北京电影学院返回上海老家,闲来无事的黄圣依就去了离家不远的选角现场。大概一个月后,她被确认担任《功夫》的女主角,媒体也冠之以“星女郎”称号。只不过,后来因为解约风波,周星驰和黄圣依不欢而散,当时盛传的《功夫2》直到如今也没有问世。

▲黄圣依《功夫》

  在这之后的《长江七号》,周星驰再次启用新人,张雨绮和徐娇登场。当时尚且年幼的徐娇,还被周星驰认作了干女儿,而张雨绮则成为大银幕上“美艳”的代言人。只不过,后来她也走上了黄圣依老路,和星辉公司解约。

  不同的是,他们还是保持着良好的关系。2016年,《美人鱼》上映,张雨绮再次出现在周星驰电影中。但在当时,更为吸引人关注的则是林允。在《美人鱼》开拍之前,就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海选活动,林允最终成为新一任“星女郎”。想来,如今能在综艺节目里磕着瓜子和星爷电话连线唠嗑,也足见其受喜爱程度。

▲张雨绮、林允

  比起林允,在《新喜剧之王》中和王宝强搭档演出的鄂靖文,作为最新的“星女郎”则相对来说显得更为低调,虽然人气有所提升,但似乎没有太大的水花。

  而和谋女郎、星女郎相比,“龙女郎”们的整体知名度则不算太高。大概是光环效应都被同样也会在自己电影里担任主角的成龙大哥吸走了,相对而言,和他搭戏的女主角们很少能在其他方面引发话题讨论。

  与周星驰类似,2010年上映的《大兵小将》是其将事业中心放到内地之后的第一部作品,也是时隔多年之后再次力捧女主角。当时的女主角林鹏,是成龙在张艺谋筹备奥运会开幕式时看中的人选,也成为其合作的第一位内地新人,被称之为“龙女郎”。此后她也继续参演了《天将雄师》《神探蒲松龄》两部成龙影片。

▲林鹏《大兵小将》

  在2012年上映的《十二生肖》中,姚星彤和张蓝心成为当时颇受瞩目的新任“龙女郎”,两人此后也都在成龙主演或成家班影片中出现过。

  最近的一位,则是因瑜伽而出名的母其弥雅,在电影《功夫瑜伽》中,就本色展现了她的高超技能,在今年原定的春节档影片《急先锋》中同样也是女主。

  “龙女郎”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不仅身材姣好,而且得会打,至少呈现在大银幕上的不只是花拳绣腿,而她们此后出演的电影,也多以“打女”为主。

▲母其弥雅《功夫瑜伽》

  “晶女郎”则大多是“妩媚性感”为代表。因出演王晶电影而被称为“晶女郎”的女演员们,从最早的邱淑贞,到从内地挖掘的孟瑶(《我的老婆是赌圣》)、童菲(《澳门风云》)、徐冬冬(《澳门风云3》),以及因参演《追龙2》而知名度有所提升的邱意浓,个个都是肤白腿长的大美女。不过,要论她们作品的影响力则似乎有些薄弱,这也和她们在影片中的角色有关。

  相对而言,在严格意义上,其实和冯小刚合作的女演员们并没有“冯女郎”之称。其夫人徐帆倒是在他的影片中属于不可或缺的重要存在。不过,在《芳华》上映之前,关于片中六位新人女演员们,从选拔到素颜鉴面会,以至影片上映之后,苗苗、钟楚曦、杨采钰等人也成了不可忽视的新生力量,也可见冯小刚电影的捧人能力。

▲《芳华》剧照

  当然,要真把过往和以上导演们合作过的女演员们,都称为“X女郎”,数量并不少。但不难发现,真正能被记住的也还都是业务能力较为突出或者是个人特色比较浓郁的那一拨人。

  “X女郎”造星模式的由盛而衰

  不可否认,“x女郎”背后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依托于大导演的影响力,在媒介并不如此发达的十几年前,其代表的也是一种颇具含金量的“造星”模式。

  即便“X女郎”们此后因为各人际遇、个人志向等种种原因,并没有全都在演员这条路上有所成就,但不得不承认,在出演某部影片的当下,顶着“X女郎”的光环出道,她们等同于获得了流量和曝光,随之而来的是各类新的片约和不断上升的商业价值。

  比如,看似很多人都不怎么记得住的“龙女郎”们,她们在国外同样也能获得演出机会。像姚星彤在《十二生肖》之后就签约了好莱坞的经纪公司;张蓝心则参演了《极限特工4》,这样的资源并不是随便谁都能拿到。

▲张蓝心

  不过,较之以往,如今大导演们再推出新的“x女郎”,不管是吃瓜群众,或是资本市场,确实都不似从前那般再有太过热情的反馈。从整体而言,“X女郎”的含金量也有所下降。

  从导演们自身来讲,如张艺谋、周星驰等人,其新作品的推出频率肉眼可见有所降低,因而,即使有新的“x女郎”这中间也有着很长一段间隔期;再加上,随着年岁渐长,他们也都步入了不同的创作阶段。

  典型如张艺谋,早前其影片内容更为深刻和沉重,关注的是时代转型期内的现实社会,且大多以女主为叙述重点,这无疑给了片中的女演员们很大的发挥空间,由此她们不仅仅获得了演技的提升,也能让观众记住角色从而记住自己。

  而后在商业大潮中,其影片中即使是女主角也是更趋于功能性的存在,也就导致了后期谋女郎们的角色加持能力不够凸显,观众们的印象也就没那么深刻。

  而笼统来讲,王晶、成龙等影片,本就偏重于商业性,即使是周星驰,其影片中的女主角很多时候也只是如“花瓶”一样,是一个美好的符号象征。也正因此,这些女演员们相对来说后续的影响力并不那么持久。

▲邱意浓《追龙2》

  大导演们如此,近年来逐渐崛起的青年导演们,如早前的宁浩、徐峥,近几年的吴京、郭帆等人,其作品相对也多以男性视角为主,再加上作品数量还不够形成一定的厚度,也就无所谓以“x女郎”的称号来形容。

  当然,其实更直观的原因,是从市场来讲,尤其是在如今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素人成名的方式太多,如“x女郎“这样凭借一部电影成名的朴素方式太过传统。

  某种程度上,这样的培养方式接近于“匠人制造”。张艺谋此前在接受高晓松采访时也提到了,现在很少能像他们那个年代一样,“用一部电影当课堂,全程带着新演员。”如拍摄《山楂树之恋》时的周冬雨,包括窦骁,在当时毫无表演经验,张艺谋一遍遍重来,三天就为了拍一个镜头,诸如“思念8.5分,生气9分”这样哄小孩式的评语让周冬雨一步步成长。

  张慧雯此前接受采访时也直言,她从第一次面试到最后入选演出《归来》,少说也得有七八回。严格的选拔,再加上后期根据每个角色的训练,才有了她们在大银幕上的初亮相。

▲张慧雯《归来》剧照

  同样的,诸如龙女郎们,还得经过武术培训;星女郎们,也都是经过层层面试。对于她们而言,进了剧组,相当于进了训练营。

  而现在,借助于不断发展的媒介,素人们,科班毕业的新人们,成名的渠道更多。可能仅仅因为一张照片就红遍网络,可能因为一段短视频出名,可能因为综艺节目圈粉,可能参加了选秀出道,相对以往,她们确实有着更多的方式能让自己进入演艺圈。

  大概也正是如此,才能让曾经拒绝过《金陵十三钗》的奶茶妹妹章泽天,直言“不在乎当谋女郎”。

  这样的时代氛围下,也造成了如今演艺圈新人辈出的现状。因而,“X女郎”们若是没有足够的本事,也难以在激烈的竞争中获得更多的流量倾斜。

▲鄂靖文《新喜剧之王》

  此外,还有一方面,即从宣传的角度看,在还是以电视、纸媒为主要传播媒介的时代,“X女郎”也是一大噱头和看点,承担着为电影宣传的隐形任务。从开拍前的海选,到过程中的保持神秘,直至最终亮相,这一系列操作无疑为影片获得更多的关注度。

  但如今,舆论环境的不同,也使得各方在宣传时似乎也不再大张旗鼓。媒体评论人老梁此前曾在节目中提到过,这样的称呼并不算是好现象,“人为地将女演员划到了男性导演的符号上,强化了男性导演的控制权。”更别说,在当下更容易被激进的女权主义者抓住把柄,毕竟,“女郎”在语义上属于舶来品,带着一定的物化色彩。

▲徐冬冬《追龙》

  身为“谋女郎”鼻祖的巩俐,在当年《归来》赴戛纳影展时,恰巧三代谋女郎(巩俐、章子怡、张慧雯)聚首,被问及此事,也说到这个称号太过俗,坦言“希望大家尊重导演及艺术家,别再以这些称号来形容。”

  种种综合因素来看,无论是从创作主体还是市场反馈,随着时代的发展,“X女郎”们也在面临造星效应逐渐失落的现状。

  “X女郎”的光环和束缚

  不过,不管外部环境如何改变,对于那些顶着“x女郎”光环出道的女演员们而言,这个标签对她们人生的改变和影响往往是具有决定性的。

  从此前毫无表演经验的新人,到因作品受到关注,甚至拿奖,一步步迈入主流电影圈,直至受到国际影坛的肯定,对于演员,想必这是一条最好的职业进阶之路。

  也有甚者,彻底改变了人生轨迹,比如少为人知的“谋女郎”魏敏芝,在出演电影《一个都不能少》前,她生活在偏远的农村,因为家庭条件限制,没有机会受到良好的教育;因电影成名之后,很多学校向她抛出了橄榄这,后来的她出国留学,定居美国,成了一名电影人。这样的转变,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可谓传奇。

▲魏敏芝

  而对于大多数有志于在演艺圈发展的人来说,成为“X女郎”是一块敲门砖,也是一张便捷的通关卡。如前所述,有大导演们的名望加持,再加上进组前和拍摄时所受到的教导,“X女郎”们相对于其他新人演员在业务能力上大多会更胜一筹,因而,能够在竞争时拥有一定的优势。

  当然,这并不代表她们一定能够胜出。林允在《美人鱼》之后出演了徐克执导的电影《西游伏妖篇》,不过,小善这个角色最开始也并非其莫属,毕竟,由徐克和星爷两大怪才把控,什么都有可能。如其所言,“不是说我签了星爷就一定就给我演女主角,我也是努力争取来的。”

▲林允《西游伏妖篇》

  机会是有了,如何抓住且能够持续为自己赋能,还得看各人。这也是为何,多年之后回头看,会发现即使有同样的起点,每个人总会呈现出不同的生活面貌,而吃瓜群众们也往往津津乐道于这些不同。

  这其中,有机遇成分,有人情世故,更多的也还是看每个人自己的选择和能力。

  毕竟“X女郎”的标签对于她们来说,也是一种无形之中的压力,甚至会成为某种偏见。

  就像当年的周冬雨,虽说因静秋成名,但关于她“又瘦又丑”的评论不绝于耳。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也没能摆脱静秋的印象,在大银幕上的成绩也并无突破性进展,这才有了后来自己开车去面试《心花路放》,想要转变戏路的突破性“壮举”。

  事实证明,正是她的自我认知和坚持,才有了后来《七月与安生》的惊艳,至此之后,逐渐找到了自己的定位。而这个过程,她也花了六七年的时间。

▲周冬雨《七月与安生》

  挣脱标签与否,可看做是女演员们自我寻找和自我定义的一条路。或者说,她们挣脱的不是“x女郎”的标签,是大众赋予她们的偏见,当然也包括期待。这点,无论是早前的谋女郎章子怡,后来的星女郎张雨绮,几乎所有的人都有遇到过。

  不同的是,有些人可能还在路上,有些人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有些人则不置可否,走上了另一条阳关大道。只要是从心而欲,未必不好。身为局外人的我们,只要提起她们,想到的是一段美好的银幕时光,那也值得。毕竟,银幕春色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