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罗琳因反跨性别言论受质疑,批评者包括“哈利·波特”

时间:2020-06-12 09:19:36 来源: 编辑:
  当地时间6月6日,《哈利·波特》系列作者J.K.罗琳发表了针对跨性别群体的一番言论后,引起轩然大波,在遭到LGBT群体抨击的同时,《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男主角丹尼

  当地时间6月6日,《哈利·波特》系列作者J.K.罗琳发表了针对跨性别群体的一番言论后,引起轩然大波,在遭到LGBT群体抨击的同时,《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男主角丹尼尔·拉德克里夫(Daniel Radcliffe)、秋·张饰演者凯蒂·梁(Katie Leung)也发声反对罗琳的言论,并对跨性别群体表示支持。

  这起风波肇始于J.K.罗琳在推特转发的一篇文章《后新冠病毒时代,为来月经的人创造一个更平等的世界》,这篇文章强调新冠疫情期间初级护理人员、尤其是家庭妇女和卫生保健工作者所面临的一些风险。该文章探讨了在隔离条件下,女性仍然需要经期卫生用品、使用厕所的安全途径、肥皂、水和私人空间。“估计有18亿女孩、女人和非二元性别者来月经,这种情况并没有因为新冠病毒的传播而停止。”这篇文章的作者在媒体平台Devex.com上写道。

  6月6日,罗琳在她有1450万粉丝的推特上转发了这篇文章,并评论道:“‘来月经的人’,我敢肯定,过去有一个词可以形容这种人。谁来帮帮我。Wumben吗?Wimpund吗?还是Woomud?”意图用暗讽的方式质疑该文为何不直接使用“女人”(women)一词。

J.K.罗琳在推特转发《后新冠病毒时代,为来月经的人创造一个更平等的世界》一文

  J.K.罗琳在推特转发《后新冠病毒时代,为来月经的人创造一个更平等的世界》一文

  这一言论立刻引起了网民的强烈批评,很多人认为她的言论是再反跨性别女性,并指责她为“恐跨症”(transphobia)和“无视跨性别者权利的激进女权主义者”(TERF)。

  一位推特用户写道:“我决定不自杀,因为我想知道哈利的故事是怎么结束的。很长一段时间,这就是让我活下去的意义。直到我遇到了丈夫,他帮助我学会了爱自己,学会了生活。而你刚才当着我的面侮辱了他。”

  LGBT维权组织Glaad也谴责了罗琳的言论。“想找些夏日读物吗?”该组织在推特上写道,“《珀西·杰克逊》的作者里克·莱尔登(Rick Riordan)并不惧怕跨性别者。”

  6月8日,《哈利·波特》系列的男主角丹尼尔·拉德克里夫对罗琳的言论作出了回应。

  “跨性别女性就是女性。”拉德克里夫在为防止LGBT青少年自杀组织特雷弗项目(Trevor Project)撰写的博客中写道,“任何相反的声明都会抹杀跨性别者的身份和尊严,也违背了专业卫生保健协会提出的所有建议,这些协会在这个问题上比乔(罗琳的名字乔安娜的简称)和我都更专业。”

  他指出,特雷弗项目(Trevor Project)的一项调查发现,78%的跨性别和非二元性别青年因其性别认同而遭受歧视。

  “很明显,我们需要做更多的事情来支持跨性别者和非二元性别人群,而不是否定他们的身份,也不是造成进一步的伤害。”他说。

  拉德克里夫声明自己的这番言论并非表明与罗琳不合,并向因作者言论而失望的《哈利·波特》粉丝传达了信息:“对于那些现在觉得自己对这本书的体验被玷污或削弱的人们,我对这些言论给你们带来的痛苦深表歉意。我真的希望你们不要完全失去这些故事中对你有价值的东西。”

  拉德克里夫此前曾支持LGBT权利运动,并在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前对婚姻平等作出呼吁。

  这已经不是罗琳第一次因为对跨性别者的评论而遭到强烈反对了。去年12月,罗琳在推特上表达了对英国女性玛雅·福斯特(Maya Forstater)的支持。玛雅因在推特上写“男人不能变成女人”而失业。罗琳当时说:“你想怎么穿就怎么穿……就因为女人说性是真实的就强迫她们辞职?”

  其他一些知名人士也与罗琳保持了距离。《酷儿眼》(Queer Eye )的主演乔纳森·范·尼斯(Jonathan Van Ness)作为一名非二元性别者,在罗琳的推特上回应道:“跨性别女性就是女性。”

  曾在《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饰演哈利的初恋女友秋·张一角的华裔女演员凯蒂·梁没有直接提及罗琳的名字,但她在推特上说:“你想知道我对秋·张的看法吗?好的,开始吧……”然后分享了一系列资源,支持世界各地的黑人跨性别者,并以“#AsiansForBlackLives”(亚裔为黑人发声)结尾。

  面对强烈的反对,罗琳坚持自己的观点。她回应说:“如果性不是真实的,就不会有同性间的吸引力。如果性不是真实的,那么全球女性的真实生活就会被抹去。我认识跨性别者,也爱他们,但是消除性的概念使许多人无法有意义地讨论他们的生活。说真话并不讨厌。”

  她还补充道:“我尊重每个跨性别者以他们觉得真实和舒适的方式生活的权利。如果你因为是跨性别者而受到歧视,我会和你一起游行。同时,作为女性,我的生活也被塑造了。我认为这样说并不可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