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贬官在新州的奇闻轶事

时间:2020-06-09 09:41:28 来源: 编辑:
  今日的新兴,山清水美,钟灵毓秀,已经成为一座宜居宜业的幸福城市,赢得了“中国禅都”、“温泉之乡”等美誉,每逢节假日,各景区都有很多慕名而来的外地游客

  今日的新兴,山清水美,钟灵毓秀,已经成为一座宜居宜业的幸福城市,赢得了“中国禅都”、“温泉之乡”等美誉,每逢节假日,各景区都有很多慕名而来的外地游客。这时,谁又会想到,古时候这里因远离中原文明中心,被视作“化外之地”、“烟瘴之乡”,曾是朝廷官员的贬谪之地,或是被贬官员的行经之地,皇帝也曾以“流贬新州”来恐吓朝臣,如宋宁宗赵扩就常在朝上说:“复有敢围者,当处以新州。”宋朝诗人陆游在《醉歌》中写道:“一朝祸来莫支持,新州如山不可移。”据《广东通志》、《肇庆府志》记述,唐宋两朝,从朝廷直接贬谪到新州(新兴县古称)的高级官员就有23人,其中宰相7人,兵部、礼部、吏部、户部等尚书及侍郎十多人。

  这些朝廷官员被贬到新兴后,一般都能随遇而安,尽力传播中原文明。他们在教化本地民众,为这片 “荒蛮之地”注入丰厚文化养分的同时,也间接造就了独特的禅宗文化和新兴“官话”,还留下不少奇闻轶事。

△新州州城已经改建为中山公园

  同一间驿馆:唐朝两位宰相的因果轮回

  唐朝年间,新兴只有一条贯通南北的官道,北起端州(肇庆),南入阳春,官道上有两个驿馆:芙蓉驿馆(现云城区腰古镇)、新昌驿馆(现新城镇水东村)。所谓驿馆,就是建在官道上的政府招待所。新州城外的新昌驿馆是贬官们的必经之所。令人感到巧合的是,居然有两位宰相被皇帝赐死在同一间驿馆里。

  唐朝先后有4位宰相被贬新州,分别是张柬之、郭元振、路岩、卢杞。人们把前两位称为忠臣,后两位称为奸相。还有一位叫杨收的宰相被贬时途经新州。

  张柬之一生最大的功劳就是发动神龙政变,推翻武周政权,恢复李唐王朝。李显继位后,听信武则天余党武三思的谗言,于神龙二年(706年)六月,把已经82岁高龄的张柬之贬为新州司马,后改为流放泷州,不久病故。

  郭元振与张柬之曾经共事,在张柬之推翻武则天后,他先后在睿宗和玄宗时期两度担任宰相。先天二年(713年),玄宗在骊山讲武时,郭元振因军容不整之罪,被流放新州,后在赴任饶州司马途中,抑郁病逝。

  卢杞是位奸相,任上嫉贤妒能,陷害忠良,于建中四年(783年)十一月被贬为新州司马。两年后改授澧州别驾,终死于澧州贬所。

  被赐死在同一间驿馆的两位宰相是杨收和路岩。杨收被奸臣陷害,于咸通十年(869年)正月被贬端州,随即又被奸臣韦保衡罗织罪名,流放獾州(今越南荣市),几天后,韦保衡又奏请懿宗赐杨收死。同年三月十五日,杨收赶往獾州经新昌驿馆时,被朝廷使者郭全穆追上,他向杨收宣布圣旨,杨收写完最后一封奏疏后,即饮鸩而死。

  杨收死后第五年,与韦保衡狼狈为奸的路岩,也被赐死在这间驿馆里。路岩执政期间,大肆受贿,生活奢侈糜烂,并且专事用权,党同伐异。僖宗即位后,于咸通十四年(873年)年底把路岩贬为新州刺史,路岩还在路上,又于次年正月被改流儋州。那天,他刚走到新昌驿馆,一道圣旨追来,他被赐死在杨收当年睡过的那张床上。路岩被赐死后,使者还割了他的喉管回朝验证。《资治通鉴》的作者司马光在撰写这段历史时,曾感慨这种天意般的轮回报应。原来,路岩在担任宰相时,曾向懿宗密奏:“凡三品以上大员被赐死,使者要剔下喉骨带回验证。”路岩怎会想到,第一个被“割喉验证”的会是自己。

  六真院:北宋两位宰相的共同归宿

  宋朝立国后,积弊渐多,神宗决意变法。以王安石为代表的变法派,与以司马光为代表的保守派进行了几十年的斗争,其间,多次反复,每次斗争的失败者,都被贬离京城,还制造过两次臭名昭著的文字狱:第一次是“乌台诗案”,保守派苏东坡因诗入罪被一贬再贬,最后被贬到海南儋州,他从惠州前往儋州时曾路过新兴;第二次是“车盖亭诗案”,变法派蔡确因诗入罪被贬新州。

  蔡确是王安石变法的忠实支持者,神宗病故后,哲宗即位,高太后垂帘听政,她联合以司马光为首的保守派大搞复辟,太史刘挚借机弹劾蔡确。蔡确被罢相后贬出京城,他在安州作《游车盖亭》诗十首,被地方官吴处厚举报,说他借诗讥讽太后,高太后一怒之下,把他贬往新州。刘挚闻言,对高太后说:“新州之路已经荒废几十年,长满荆棘,此去凶多吉少。”请求将蔡确另贬他处,高太后却说:“山可移,此州不可移。”这就是陆游《醉歌》中“一朝祸来莫支持,新州如山不可移”的来历。

  1089年,蔡确被贬到新州后,住在城外东南面一间叫六真院的寺庙里,与他作伴的是小妾琵琶及一只鹦鹉。平日蔡确只要敲下小钟,鹦鹉便会“琵琶琵琶”地喊着把琵琶叫过来。不久,琵琶染病身亡。某日,蔡确无意间碰到小钟,鹦鹉应声而唤琵琶,蔡确大感悲怆,赋诗一首:“鹦鹉声犹在,琵琶事已非。堪伤江汉水,同去不同归。”从此悒悒不乐,于1093年春病故于六真院内。

  蔡确死后四年,当年弹劾蔡确的御史、后升为宰相的刘挚,也被贬到新州,也住入六真院。原来,高太后病故后,哲宗亲政,他立即召回变法派章惇,并大规模清算保守派,凡是高太后垂帘听政期间弹劾或者罢免新法的人,一律遭到报复,无一人幸免,并为蔡确平反。刘挚贬到新州后仅几个月,便染病身亡。

  纯朴厚道的新兴人,为纪念这两位新旧党宰相,在六真院附近建了“二相堂”。人们希望两位京城的对头人,来到新兴这片禅宗圣地后,能摒弃党争,“相聚一堂泯恩仇”。据说,当年凡经过二相堂的人,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参加科举考试的士子,临行前也必定到二相堂祭拜。

  因新旧党争被贬到新兴的北宋精英还有邹浩。邹浩是右正言(谏官),本来没有参与党争,但因弹劾改革派章惇,便被章惇诋毁,于元符二年(1099年)九月,把他贬到新州。翌年,徽宗赵佶即位,把邹浩召回,复任谏官。

  力主抗金的胡铨、胡寅被贬新州

  依然吟风弄月,留下千古名篇

  北宋于1127灭亡后,南宋迁都临安(今浙江杭州),仍受到金国的侵袭和威胁。在秦桧独相期间(1138年—1155年),主战与主和两派斗争激烈。主战派的代表人物是枢密院编修胡铨和礼部侍郎胡寅。

  胡铨因两次上书请斩秦桧而名垂青史。第一次是绍兴八年,他任枢密院编修时,获知秦桧唆使高宗,欲与金国使者签订丧权辱国的协议后,愤而上疏高宗,请斩投降派秦桧、王伦、孙近,秦桧认为胡铨狂妄凶悖,把他贬去广州监管盐仓。第二次,岳飞父子被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的消息传到广州后,胡铨悲愤欲绝,当即给高宗赵构上疏,再次请斩秦桧,并作诗悼念岳飞。高宗收到奏折后,立即转给秦桧,两人合议,革去胡铨官职,发配新州编管。

  胡铨于1142年被贬到新州后,以诗词自娱自乐,在看到乡野间长满丰收在望的荔枝树时,曾作《如梦令》一首:“谁念新州人老。几度斜阳芳草。眼雨欲晴时,梅雨故来相恼。休恼,休恼。今岁荔枝能好。”

  胡铨当时在城外搭了间小草房,取名“澹庵”,这就是胡铨号澹庵的来历。1148年的某天,他与友人在草房内唱和了一首《好事近》:“富贵本无心,何事故乡轻别?空使猿惊鹤怨,误薜萝秋月。囊锥刚要出头来,不道甚时节!欲驾巾车归去,有豺狼当辙!”新州守臣张棣获悉后,立即密报秦桧。秦桧又给胡铨定了条“谤讪朝廷,辱骂皇上”的罪名,再贬吉阳军(今三亚)。雷州半岛及海南民众获知后,沿途夹道欢迎这位大宋忠臣,海南也由此留下了一尊不朽的雕像。至今,海南还有很多纪念胡铨的地方,如海口的五贤祠、临高的澹庵泉、三亚的盛德堂。孝宗即位后,胡铨终于得到平反,担任过兵部侍郎等官职。

  在胡铨被贬去海南两年后,即1150年3月,礼部侍郎胡寅也被秦桧以“讥讪朝政”为由贬到新州。胡寅一生主张抗金,反对议和,以抗金复国为志。他又是一代理学宗师,对湖湘学派的发展作出巨大贡献。胡寅被贬到新州后,深受官民欢迎,前来向他请教者络绎不绝。胡寅被贬新州五年间,还完成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三部著作:《论语详说》、《读史管见》、《斐然集》。时逢知州黄齐修建州城,胡寅应邀撰写了千古名篇《新州竹城记》。他前往国恩寺拜谒时,还作了七言律诗《游龙山寺六祖故居也》。1155年秦桧死后,胡寅复职。

  南宋最后一个被贬到新州的是宰相丁大全,他把持朝政期间,专权结党,排斥异己,蒙军南下攻宋,他隐而不报。景定三年(1262年)十一月,他被贬到新州编管入籍。景定四年(1263年)正月,再被贬往海南岛,船过滕州时,被押解官挤入水中溺亡。

  纪念被贬名臣的五贤祠历尽沧桑

  为了寻找唐宋名臣在新兴的遗迹,笔者曾和朋友穿行于新兴县城的大街小巷。寻到仓夏村,终于见到一口当年属于五贤祠的古井。

△闹市中的仓夏村

  据清朝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版《新兴县志》记载,五贤祠建于明嘉靖元年(1522年),最初为纪念忠臣胡铨,曰澹庵书院,后增入张柬之、胡寅,称三贤祠。万历十九年(1591年),知县王仰、教谕黄文炳追加邹浩为四贤祠,二十五年(1597年)知县姚舜牧再追加刘挚为五贤祠。

△隐藏在民居中的五贤祠古井

  五贤祠建成后,前来参拜的民众越来越多,香火鼎盛。清嘉庆十九年(1814年),知县吴文照把五贤祠改建成文昌庙,并增祀查蜚英、周昆、王民顺、姚舜牧、杨成乔五人,改称十贤祠。后文昌庙被毁。

△五贤祠古井

  当年被贬到新兴的还有两位虽然名不见经传、却对新兴历史文化影响深远的小官:一位是六祖惠能的父亲卢行瑫,他原是正八品的监察御史,于唐武德三年(620年)被流放至新州索卢县,于贞观十二年(638年)诞下六祖惠能。另一位是诗人杜位,他原是成都府尹严武幕府参谋,于唐至德二年(757年)被贬为新州司马。杜位在新州期间,遍访域内山水名胜,为新兴人选定了流传千年的古八景,并创作了中国最早的八景诗。